899563FC-6E63-477C-87FA-8A605A374B9A.jpeg

巴黎最黑暗的一夜。

2015年1月13日星期五深夜,發生了一件舉世震驚的恐怖攻擊,法國首都巴黎接連發生多起槍擊案與爆炸案,至少造成130人罹難,400人受傷,其中以「巴塔克蘭劇院」死傷最慘重,有超過90人在此喪命。法國總統奧朗德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下令軍方增援、關閉邊界;巴黎市長伊妲戈要求全體市民待在家中,不要外出。

巴黎頓時宛如一座死城,人人如驚弓之鳥一般,這時有一本書突然暴紅,就是這本由美國大文豪海明威所寫的「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是一本記錄他年輕時在巴黎生活的種種回憶。

巴黎這股海明威熱,源自77歲婦女丹妮兒。她在接受法國BFM電視台訪問時,以慷慨激昂的語調盛讚「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 ,受訪畫面引起巨量瀏覽。

丹妮兒表示:「以鮮花向罹難者致哀十分重要;閱讀海明威的「巴黎回憶錄」也很重要,因為我們擁有歷史悠久的文明,並以最高標準維護我們的價值。我們會以自由親切的方式善待500萬穆斯林,且與1萬名以阿拉之名濫殺的野蠻人奮戰到底。」

這本書在巴黎遭受恐攻後,成為民眾團結的象徵。恐攻至今已過去二年多,很多人或許早已淡忘這起事件,但文學撫慰心靈的力量再次得到印證。

海明威一開始或許還沒有寫這本回憶錄的想法,只是在一九五〇年寫給友人的信中提到對巴黎的思念:

"If you are lucky enough to have lived in Paris as a young man, then wherever you go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it stays with you, for Paris is a moveable feast." - Ernest Hemingway, to a friend, 1950
 
「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隨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因爲一九五一年他才動筆寫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本著作:「老人與海」,這本讓他得到美國「普立茲獎」以及「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
 
直到一九五七年冬天,他與第四任妻子瑪麗在巴黎麗池酒店過夜,一名行李服務員對他們說,有兩箱子的物件自一九二七年起一直存放在飯店裡,至今原封未動,積滿了塵埃。待他們打開箱子,發現裡面竟是海明威三十年前在巴黎留下的一堆筆記本和字跡潦草的手稿,還有蟲鼠咬過的痕跡。
 
因為有了這些資料,海明威決定開始寫他自己。一九五七年秋天以及接下來三、四年間,海明威在古巴動筆寫了這本散文體回憶錄「流動的饗宴」,記錄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六年間他在巴黎生活的點滴。
 
書中提到她和第一任妻子赫德利在巴黎最初度過的甜蜜時光,開始嘗試寫作,經常窩在丁香園咖啡館,每天一大早就來報到,一坐就是大半天,寫累了,就走去逛塞納河畔的舊書攤,以折扣價買幾本二手英文書,或是跑到莎士比亞書店借書,與另一位美國知名作家費滋傑羅(「大亨小傳」作者)邂逅並和愛爾蘭文學巨擘喬伊斯(「尤利西斯」作者)、詩人龐德等擦身而過……巴黎的生活永遠寫不完,因為巴黎總是值得眷戀。書裡寫的是海明威在時的巴黎,當時他很窮、但很快樂的那段日子。
 
1961年海明威過世,這本書到1964年才出版發行。打開書本的首頁即可看到海明威一九五〇年寫給友人的這句話,這句話總括了海明威的巴黎經歷對他人生的重要性。
 
按照海明威的說法,我很榮幸也成為其中一位的幸運者。大學畢業隨即出國,在巴黎住了兩年多。每天上學搭公車,都會經過巴黎聖母院,有時下課會散步至盧森堡公園,三不五時會去龐畢度中心的圖書館查資料,有空也會跑去Les Halles 購物中心內的電影圖書館看免費電影...。這些在巴黎時的點點滴滴,誠如海明威所言,一直跟隨著我,成了生命中一席流動的饗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的頭像
diane

diane 愛分享

dia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